这些人要竞选奥克兰市长!你看好谁?

发布日期:2022-08-03 21:57   来源:未知   阅读:

  【天维网综合报道】 今年是奥克兰地方选举年。早在2月,已连任两届奥克兰市长的Phil Goff就宣布不再参加本届市长竞选。目前围绕市长这一职位,多名竞选人展开激烈角逐。据悉,最终候选人名单将于8月17日公布。

  本文就带大家先来看一看目前宣布参选的竞选人有谁,他们都有哪些一技之长。(竞选人按姓氏首字母排列。)

  Gary Brown在Hibiscus Coast享有盛誉,目前担任Hibiscus & Bays地方委员会主席。多年来,作为一名商人、志愿者,通过各种活动和筹款活动,他一直深深地沉浸在社区中,并亲自筹集了数以万计纽币用于当地和全国的慈善事业。

  Brown说:“我的愿景是让奥克兰重获生机,并确保奥克兰成为让每个人感到安全、受到支持并且在创造更美好未来方面可以发表意见的城市。”

  “我们需要重建经济,我们剥夺了社区团结起来的权利。我了解奥克兰,我知道我们可以打造一个拥有团结社区和赋权人民的世界级城市。”

  Brown考虑参选已有至少一年,他在财务上持审慎态度,却愿意全身心投入创造影响。

  “就像奥克兰一样,我们必须量入为出,更明智地宣传自己并取得成果。我已准备好迎接挑战,并致力于为我所爱的城市服务。如果你不为社区发声,谁来发声?这是我的奥克兰,也是你的奥克兰。我是Gary Brown,我正在倾听,我准备采取行动。”

  Wayne Brown有着丰富的城市管理经验,他当过Far North市长,担任过奥克兰医管局(Auckland DHB)、电力公司Vector和Transpower的主席,曾领导奥克兰医院重建项目,也在奥克兰出现停电事故时,迅速修复电网、解决问题。

  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他曾与中国的企业有着亲密的合作关系,对华人社区有着天然的亲近。

  出于对奥克兰这座超级大都市的了解,以及奥克兰面临的各种问题,Brown提出了五点竞选方针:修整我们的基础设施、停止乱花钱、(市议会)做好分内事、加速奥克兰、还港口于市民。

  Brown表示,要开源节流,除了保证市议会已有项目按期完成、砍掉非必要的开支和机构,同时要让奥克兰港为纳税人创造真正的回报。

  “我要让这座城市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级城市,真正成为一个让大家安居乐业、最宜居的城市、最安全的城市。”

  Efeso Collins在奥克兰南部Ōtara长大,职业跨越教育、研究、商业和公共部门。他于2016年11月1日宣誓就任Manukau区议员。

  2022年1月,Collins宣布在2022年的奥克兰市议会选举中竞选市长。2月28日,工党宣布支持Collins作为他们的首选竞选人。3月15日,绿党宣布支持Collins。

  Collins特别关注气候变化、公共交通、住房和城市空间。他支持免费公交作为解决城市排放问题的“第一个也是最好的方式”。

  “让我们想象一个新的奥克兰,那里有可靠且负担得起的公交系统,交通便利,长期住房保障是每个人都可以实现的愿望,我们在创造可持续发展的企业的同时减少气候排放。”

  Collins说:“让我们埋葬旧的疲惫的政治,它试图对我们进行分类和分裂,使一方反对另一方。相反,让我们参与一种倾听、合作和真实的政治,将奥克兰人的愿望放在我们所做的一切的前沿和中心,因为当它与人民在一起时,它就是为人民服务的。”

  在奥克兰南区担任刑事大律师30年,Johnson担心当前的一些政策,包括取消市中心停车位和征收拥堵税的建议违背了奥克兰人的意愿。

  “相信Ted,让我完成工作。不用操心,让议会隐形,因为你们知道我们正在完成工作。”

  作为萨摩亚裔,Johnston说选民的视野要超越候选人族裔,尤其是针对最受欢迎的Efeso Collins。

  “我知道他四处奔波,得到大家的支持,并说‘我是太平洋岛裔’,但如果这就是一切,我也是。他是来自Ōtara的男孩,我是来自Ōtara的男人,你不会派男孩去做男人的工作。”

  Johnston说,新保守党不再处于最右端。“现在我是党派领导人,它变了,变得更为中间派了。这是一个善意的政党,旨在做好事并照顾每个人,这就是我所代表的新的、新保守党,一个为整个国家服务的政党。”

  Heart of the City首席执行官Viv Beck喜欢“夜间市长”这个想法。她称,阿姆斯特丹等城市已经任命了“夜间市长”。

  在疫情之前,奥克兰地区的夜经济规模约10亿纽币,这不仅仅是酒吧和夜生活,而且可以提供艺术、娱乐和招待服务,在工人下班后为他们提供餐饮和健身房服务,并为更多的人提供更安全的空间。

  “让我们恢复活力”是Beck的另一个口号。她还希望对滨海设施进行大的改进,提升居民休闲生活品质。

  “如果我们在港口用地上建造一个标志性的地标,可能会更好……很难想象没有悉尼歌剧院的悉尼是什么样子。”他说,“与此同时,我们要从奥克兰港获取最大价值,设定一个时限——我会给10年,为奥克兰港(搬迁)找到可行的替代方案。土地必须为公有,并为奥克兰人提供更高回报。”

  “夜间市长”一词最早来源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由于处于城市管理空白,阿姆斯特丹的夜生活一度受到噪音、暴力、垃圾等负面影响的困扰。2012年,由政府和企业出资成立的非营利组织阿姆斯特丹夜间市长基金会设置了“夜间市长”这一民间职务,其负责沟通协调政府、夜间商业经营者和居民之间的关系,协助政府管理夜间活动。*

  根据John Lehmann的说法,尽管可以修复,这座城市仍处于令人遗憾和悲伤的状态。

  Lehmann是新西兰历史上最畅销的新奇商品Muldoon存钱罐的幕后推手,他说他将取消燃油税,重组奥克兰交通局,让无家可归者离开街头。

  “我在奥克兰出生和长大,在过去的15年里,我目睹了这座城市的风雨飘摇,几乎无法居住,到处都是犯罪,道路拥堵令人难以置信。”

  “当我看到候选人时,我对他们毫无印象,我想如果这些举手的人都已经是最好的了,那么我们的状态就很糟糕。”

  Lehmann是有六个孩子的单亲父亲,他说奥克兰人、他们的利益和安全将是重中之重。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思维方式,用新扫帚把这个地方清理干净,修补整形,让它永远不回到现在这个样子。”

  Craig Lord是第二次竞选奥克兰市长,早在2019年他就参与了市长竞选并获得了第三的排名。

  “我绝对不是官僚,也不是大学毕业生或前政治家。我是一名诊断和维护工程师,我的工作是被叫来修理东西。”

  Lord说,作为一名工程师,他已经学会了从扫地、抽烟到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的所有知识。

  “工程师是非常务实的人,我们知道如果你继续做同样愚蠢的事情,你会得到同样愚蠢的结果,所以我们喜欢提出新的解决方案来做事,我们做事非常合乎逻辑。”

  Lord说,成功领导市议会这支“军队”需要合适的技能,他相信自己已经从媒体领域20多年的工作经验中获得了这一点。

  他说,财务管理不善是现任议会的主要缺陷。“奥克兰市议会基本上破产了,麻烦很大。”

  “也有很多错误的支出,我们每天都会看到重做和处理不当的项目。我们不专注于核心服务,过多地关注细节而不是世界的必需品。

  Molloy以前是一名骑师、兽医,现在是Headquarters Bar酒吧的老板,他说对这个世界真实的经验是他与其他竞选人的区别。

  “我喜欢看到一个充满活力和微笑的城市,但不幸的是,我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处于绝望状态、被掏空的城市,一个由两三个理论家管理的城市。”

  Molloy说,他的“奥克兰回归计划”将解决公民安全、交通和生活成本问题。

  “我为奥克兰提供的机会是,如果他们想要改变,他们可以做出选择。如果奥克兰人对现状满意,如果奥克兰人认为我们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如果奥克兰人不想被激活,他们不应该考虑投票给我。我认为这座城市已经为像我这样的人做好了准备。”

  Michael Morris表示,社会的一个关键部门长期以来一直被排除在政治对话之外。

  “据我所知,代表受新西兰每年杀害的1.5亿只陆生动物和3亿只海洋动物,我是唯一的竞选人。”

  Morris正在运行一个平台,为动物、环境和边缘化人群争取正义。他想结束工厂化农业,引导社会走向以植物为基础的经济。

  “这类事情让我想到宇宙有多么广阔,我们又多么幸运能够拥有一个如此美丽的星球。”

  “我很现实地意识到我没有其他一些竞选人的形象,但我的主要目的是提高对这些问题的认识,让人们认为人类不是地球上唯一应该发声的生物。”

  *更新说明:天维网于6月15日20时补充了竞选人Viv Beck的信息,天维网会持续跟进。